就随意地脑一下最近本丸发生的事。

本篇背景:
1.审神者名字叫桦,女孩子,初始刀和cp都是清光。
2.只有狐之助处能够看到具体的刀剑等级,但是升级、特化或满级了刀剑自己会有感觉。




1.
“恭喜清光君今天暂时退休了,我的想法是替换一位一队以外等级最高的打刀来一队,目前是长谷部,所以长谷部君暂时由二队调到一队来咯。暂时的意思是,如果有其他人等级超过了,随时可以调换。”
初始刀满级算是一桩大事,本丸有爱热闹的就张罗了一场宴会。饭桌上,审神者笑眯眯地这么宣布了。
于是众人眼睁睁看着压切长谷部变成了压切·亢奋·长谷部。
长谷部来本丸的时候正好是本丸多新人的时候,审神者雨露均沾,因此他除了偶尔辅助进行一些行政工作以外接触审神者的机会并不算多,主厨之力无处安放,憋得慌。而现在……审神者是跟随一队出战的啊。

另一边,和泉守不由得心情复杂。
堀川是本丸来得比较早的刀,也是一队常驻人口,审神者第一器用的刀绝对是清光,第二大概就是堀川国广。而和泉守与长谷部差不多同期显现,一直放在二队练级,和老搭档重新联手的机会少得可怜。如今更是和长谷部差了四五级,眼下没法去一队和国广一起出阵。
堀川当然知道自家兼先生情绪低落的原因,笑着拍拍他的背:“嘛,机会还有的是啊,我还有三级才满级呢。”
三级是什么很宽广的距离吗……“决定了,”和泉守一放杯子,“晚上回去就向主申请这段时间由我来担任二队的队长。”

于是第二天和泉守成功成为了二队队长。正是江户城活动时期,他为二队争取到了一天三次去四图的机会,全部六次出阵机会分配下来给了一队两次,三、四队各一次。很快,他的等级超过了原本夹在他和长谷部之间的大俱利伽罗,紧贴在长谷部后面。
长谷部自然是不太愿意的。犹豫要不要同主上商讨这件事的时候,他意外和她单独在茶室相遇了。
审神者正色道:“连队战刚过去,长谷部君你也记得我们打得有多惨吧?所以必须要储备起能与一队旗鼓相当的力量,这半年我也在努力锻炼二队,这点你也有感觉吧?”
的确,之前他身处的二队曾与一队脱节般相差了三四十级,这个差距正是这段时间找补上来的。审神者一系列的行动要说起来全然是合理的,自己现在提出的……是自己的私心啊。
他低头:“是,我知道了。”
审神者下意识咬了咬自己的指节——这是她犹豫时的小动作——最终还是欠了欠身,对眼前总是全心支持她的人施了一礼:“辛苦了。”

就在和泉守与长谷部各自纠结、明撕暗秀(划掉)明争暗斗之时(其实才过了两天),大俱利伽罗同学异军突起,默默超过了长谷部的等级。
审神者:“伽罗酱暂时和长谷部交换出阵的位置吧!”
兼&部:“啊啊啊啊啊啊😱”
气是没得气的,毕竟大俱利也不是故意的。他们三个等级极其靠近,刀装都带得完全一样,经验多几百少几百是很随机的事情。

饭后堀川例行安慰:“嘛嘛……”
安慰对象拄着额头叹息:“你98级了吧?”
堀川看着和泉守的脑瓜顶,微笑着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揉了揉:“兼桑你这么想和我一起出阵,我已经很开心了。”
脑袋的主人顺势倒进少年模样的胁差怀里,大型犬般蹭了蹭。

又过了一天,上午的出阵结束后,顶替清光担任一队队长的鸣狐,悄无声息地满级了。
问题圆满解决,和泉守与长谷部喜气洋洋地握手言和,正式进入了一队。
鸣狐自显现在这个本丸起就和加州清光同队,纵使两把刀历史上全无交情,鸣狐又极为内向,两人还是成了很好的朋友。两个“退休老人”坐在廊檐下吃着西瓜送走了暂时排列重组完毕的一队,四下无人,清光耳边突然响起了鸣狐难得一闻的清泠泠的本音:“主上这几天的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谁知道呢,”虽然早已经和这场小小混乱的始作俑者成为了恋人,他还是时常不懂她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可能是想给堀川和兼桑创造点机会,又不好做得太明显吧。喏,我们两个退下来之后,按顺序不是该堀川做队长了吗,可是主上她安排了小狐丸殿下,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不过也可能,她只是单纯在玩。”他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鸣狐默默给吃得开心的小狐狸擦了擦嘴,不置可否。

“请进。”听到敲门声的桦放下手里的资料,抬起头来。
门被轻轻地拉开一截,堀川探头进来:“主公,打扰了……”
“没关系,只有我一个人。”桦顺手收了收桌子,指了指自己桌子对面的位置:“请坐吧!”
堀川国广摇了摇头,笑容有些发涩:“不,我只是来说一句……我也满级了,主公。”
“嗯,我知道了哦,”桦的微笑不变,“等他们在宝物库开到了纸笔,就马上送你去修行怎么样?”
堀川一双圆眼登时睁得更圆了。这是什么话题转变啊!“主……”
“你的修行本来就拖得太久了,这也是我工作的失误。”审神者摆了摆手,突然动作一顿,抬起眼看他:“唔,我的意思是,你们还有的是时间啊。”
少年的呼吸微微一滞。
很多很多年前被从兼先生身边带走那一日,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经历过的最艰巨的一场离别,从此以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可他们现在不还是在一处吗。
他感觉自己被人揪着晃了一大圈,最后回到了躯壳里。愣愣地眨了眨眼睛,终是“哧”地笑了出来,他望向满脸写着“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懂哦”的主人,问道:“那明天的出阵安排?”
“这个我会交代小狐殿的,你就不忙了。”
二人对视片刻。
“那……晚安?”“晚安,主公。”
堀川国广脚步轻快地下到一楼,路过值日表的时候顿了顿,抬头看向最顶端,他的名字尚在一队苟且偷生。他今天满级之后还出阵过一次,主人是知道的吧。想来在意与不在意,倒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次日上午出阵前。
“国广,”穿着出阵服的和泉守兼定搭着堀川的肩膀叽歪得像个三岁的孩子,“我这回才跟你一起出阵了两天啊两天……”
“因为跟兼桑你在一起比较开心所以我才拿了更多的誉吧,反倒满级得更快了。”堀川嬉笑着反搭上和泉守的肩膀:“好了兼桑,不可以丧气哦,因为我还想要去极化修行啊!宝物库里的纸笔就拜托你了!”
“诶?……哦!”


2.
说起宝物库,审神者这几天开宝物库三愁到脱发,每次开箱前围在旁边紧张激动的新选组四人面对一天十几二十次的失望也只能保持围笑。
“虎哥怕不是不喜欢我吧。”
“是不是因为咱们家没有浦岛,蜂蜂练度还低啊……我没有不喜欢他们啊大哥!”
“mmp宝物库四的钥匙都开出来了啊啊啊!”
“我还是做好最后一个箱子里开出他来的准备吧……”
长船家家长表示笑不出来:“不,还请不要放弃……”

不放弃的审神者再开箱子之前冷静地尝试玄学,对箱子们说,自家蜂须贺虽然练度低,但是这样一来,长曾弥来了之后,两个人还有很多很多一起成长的时间。
此话效果立竿见影,围观群众喜极而泣,大概地熟悉本丸之后审神者小姐喜气洋洋将魁梧的付丧神披挂一番送出去尝试出阵诸事,姑且可以略去不表,只是这般玄学实在是令人惊叹。






记得看过一张统计角色之间互相怎么称呼的表格,但是现在无论如何找不到了🤦🏻‍♀️因为这个卡文了🤦🏻‍♀️最后还是随便写了
桦和她的本丸的设定我已经写了1k3+了 不过正文一直不知道写什么233
稍微解释一下第一篇,就是审神者知道兼堀二人对不能同队一直有点遗憾,这次也有一点耍他俩的意思(所以她觉得对不起长谷部,隐晦地向他道歉了),把他们逼到头了之后借此教育二人在这个地方、她的辖属之下不需要担心分离。并没有满级了就绝对不能再安排他们一起出阵、内番的规定,何况还有极化……何况他们某种意义上说不会再分开了。

评论
热度 ( 3 )

© Janice | Powered by LOFTER